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水中定

在现实与梦幻的边缘独自行吟不必哀伤

 
 
 

日志

 
 
关于我

■网名蓝水中定:甘肃礼县老家的河叫红河,流进大海后变成蓝色的水!■曾经发表过大量诗文,出版过《第三只眼睛》、《心灵的现实》等6种文集,也喜欢拍摄照片和DV,参与社会公益活动及户外旅行。■现在工作和生活之余偶尔写点东西,来这里小了。抱歉各位朋友啦!

网易考拉推荐

阿鹏的方向盘  

2007-04-10 01:30:20|  分类: 写真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休时分,我如约走进阿鹏的出租屋,为他送行,也想借机“采访”多了解一些他的事,因为小人物阿鹏的命运的确牵动了我这个小人物的凡心。

那是1995年夏天的事。

其实,阿鹏这个厚墩墩的河南小伙子,就和他那湛江妹老婆阿美及一岁多的女儿住在我们所租住的山场中街出租屋的楼下一层,那三室一厅的房子因靠别人家的楼房太近,显得潮湿又黑暗,好长时间租不出去。后来,房东家修电器的汕头亲戚一家三口子住进其中一间,阿鹏一家三口来了之后住另外一小间,还有一间又小又黑的屋子堆放着旧电视、破冰箱之类的杂物。两家人合用厨房与卫生间,水电费、卫生费、治安费等等平均分配。

两家人刚刚合住一套房时虽然说不上礼来情往,但还算是和平共处,相安无事。后来,阿鹏家孩子的哭闹声和他作为一个出租车司机的早出晚归,与合伙租房者渐渐多有不和。我们都为工作和生计而忙碌,平时很少照面,偶尔阿鹏上我家租住的三楼大平台来晒衣服时聊两句,顺便借走几本书去打发空闲时光。倒是我爱人和阿鹏的老婆多一些女人之间的共同语言,逮着空子一聊就能聊出各自的生活际遇和一大堆的感慨,如此一来二往,便对他们的情况知道了个大概。

 

阿鹏的老家在河南一个多山而少吃少穿的贫困地区。阿鹏直言道:“我们那里糟糕的世风真叫人受不了。谁家生了女孩子就嫁人卖钱,男孩子好像就成了多余的人,长大能照顾自个之后,就要被父母赶出家门,外出谋生、养家,就像大灰熊很小时就被母亲赶走自己觅食,否则有可能小命不保一样。当然,顺便能弄个女人回家当老婆更好,儿子多的还可以五湖四海去给人家倒插门求生存。他们世代常去的地方大都是陕西、甘肃、新疆一带并不富裕的西北地区,为了活命当流动货郎、出苦力、小偷小摸,甚至是拐卖妇女儿童、杀人越货等等,搞得臭名在外,教人抬不起头,有的人一走出家门便永不返家,不知死活。这都怨咱生错了地方,真正是被残酷的生活逼迫出来的呀!”

我对阿鹏的话表示相信、理解和同情,我也坦露了我这个甘肃人自幼形成的对河南人的“坏印象”和“偏见”。我刚记事时,外婆家亲房的一个小媳妇就被一个河南小货郎骗跑了,弄得一家人哭天喊地。几年后她又逃回来,原来,她跟着小货郎一路卖货,当了两个月的临时妻,一回到河南老家就被转手倒卖了。她在河南丢下一双儿女,为此,她的神经出了问题。我的同学中就有好几个是母亲被拐去河南而留下的没娘女,开溜的河南上门女婿遗弃的没爹儿,或是母亲从河南领回来的“河南野种”,他们每家都有一个悲惨故事。河南人在我们那爱偷东西、骗人,杀人放火的事也不鲜见,大西北曾流行的一句话就是:“苏修、美帝、河南人”,由此可见河南人在那的名声如何不好。不久前,又从老家传来不幸的消息——我一个早逝堂兄的妻子所招上门的河南女婿老靳,卷了家里的钱财,拐带上别人家的女孩子跑了。我那嫂子曾去过老靳的河南老家,确知他在外面共有三个跨省的老婆,好吃懒做的他就在三个女人之间巧妙周旋“吃软饭”。

可以说阿鹏是个自尊自爱的新一代河南人。时代变了,但他们那里的落后未变。阿鹏在穷困中咬牙发奋读书,梦想用知识改变自身的命运,走与别人不同的人生道路。“但我老爹死了,家里的天塌了。我没能读完高中就被迫缀学回家挑大梁,我在贫脊的山沟沟里苦熬了两年,母亲要用嫁(其实是卖)妹妹的钱给我娶妻生子,可我下狠心拿上那血泪钱去城里学开车,我流着泪对自己说:‘章鹏啊章鹏,你一定要学出点真本事来,要不将来不得好死!’……”

阿鹏还真学到了开车的本领,但他所在的县市没人让他开车。1991年夏天的某日,阿鹏偶尔从路边店的电视中看到一部介绍广东改革开放的专题片,他被如潮南下的打工者,特别是那众多拥挤的车辆吸引住了,他不顾母亲哭哭啼啼的极力反对,星夜出山直奔广州。那里的车多得时时阻塞交通,但仅凭一本没有任何驾驶经验的驾驶证和没根没底的身份,阿鹏的开车梦一次次都无情地破灭了,为解决肚子和住处问题,他便去一家货运公司当搬运工。

半年后,阿鹏有了好运气,一辆珠海跑广州的中巴车临时开进广州的那家货运公司,车窗上贴着一张纸,上书“急招跟车票员”六字,虽说不能手握方向盘,但毕竟与车有关,对阿鹏来说,这无疑是一个福音。阿鹏顺藤摸瓜找到车主,表达了他想“跟车”的强烈愿望,车主正好是货运公司老板的亲戚,而老板对阿鹏的身强力壮、吃苦耐劳、机敏好学有所了解,加上有驾照,阿鹏马上就跟车到了人少路宽、美不胜收的珠海。

车主是个心地善良、借别人的钱跑车的湛江农民,身体瘦弱,独个日夜跑车已使他疲惫不堪。自阿鹏跟车后,车总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他也可以放心地睡会儿觉,在阿鹏朗声吆喝与热情服务下,生意也明显好了许多。在好的路段,车主就让阿鹏驾车实践,遇到有急事或者累得不行,干脆就让阿鹏与他老婆跑广州。这样几个月下来,阿鹏开车的技术大大提高,眼界也开阔了许多,并且交上了“桃花运”——车主老婆的一个在珠海打工的老乡阿美常来车主家玩,一来二去就看上了阿鹏,对阿鹏处处照顾。在一个难得的花前月下的约会里,阿鹏向阿美直言诉说了自己的不幸以及想改变命运的决心,自此,阿美对阿鹏更是好得不得了。不经意间,两个漂泊的人一昏头就将生米做成了熟饭。阿美觉得肚子不适,去医院一查原来是有了身孕,慌乱之中,还是那好心的车主出面周旋,让阿鹏借付一万元现金并赔礼加保证后,他们俩就在车主租住的另一间小屋里结婚立家。

女儿的出生,给阿鹏带来快乐也带来烦恼。他挣钱不多,阿美又不能再去打工,三个人的开销加上那笔欠款,迫使阿鹏必须作新的打算。那车主真舍不得让阿鹏离去,但为了他的生计和出路,最终忍痛割爱,再为阿鹏筹措一大笔押金,托老乡介绍阿鹏到一家出租车公司开上了出租车。“他是个好人,是我的大恩人,我一辈子都报答不完他对我的恩情!”阿鹏不止一次地这样说道。我也为阿鹏能遇到如此善良的车主而庆幸。

 

一天上午,我正在屋里写稿,阿鹏上楼主动找我。

“几天不见,去哪儿了?”我停下手中的活客气地问道。我发现阿鹏的神色在点不大对劲。

“张哥,我刚从局子里出来,闷得慌,想找你聊聊。”阿鹏的话令我很惊讶。问是怎么回事,阿鹏红着脸无奈地说:“他妈的交警要扣我的驾驶证,我不给,一来二往被弄进去关了一个礼拜,现在又被老板炒了鱿鱼,真他妈的要命!”阿鹏反复申辩说他并无过错。但我猜想他多多少少会有不对的地方,要不然人家交警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扣车抓人呢?其实,他那底气不足的语气和躲躲闪闪的目光,已经暴露了这一点。

“我……我和交警干了一架,这下可把饭碗也打……打掉了。”

出来混生活多不容易,怎么能如此鲁莽呢?我知道广东人很信奉“和气生财”,珠海对打架闹事等社会治安当事人的处罚很严厉,阿鹏你这不是自找苦吃吗?怎么就不为你的老婆孩子(现在又多了一个白吃饭的表妹)想想呀?

可又一想,人在气头上什么事做不出来?何况阿鹏正是个虎生生的楞头青呢。我只能向他表示同情和安慰:吸取教训就是了,说到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找份活干,尿不能把个活人憋死嘛。

绕了几个弯子,“吱吱唔唔”了一阵,最后,阿鹏十分为难地开口向我借钱。我身上只有85元现钱全给了他,晚上我爱人回来给她说了此事,她已知阿鹏的女儿病了,他表妹来找工作又闲打工累人闲呆在家,他们没有一分钱的积蓄,一家四口人85元钱能干什么?我爱人给他们再送去点钱去,他们不要,说已打电话叫河南亲朋寄钱来,并已打发老婆和女儿到汕头她姐姐家暂住一阵,让表妹出去打工,他自己再找工作挣钱安家。

两周过去了,阿鹏在珠海仍未找到工作,他只好将几样东西能卖的贱卖,卖不掉的送人,征得他老婆的姐和姐夫的许可后,他也要去汕头亲戚家“暂住”并另谋出路。他找了个便车来拉几样家用品,上楼来约我下去谈谈,再回头时车已开跑,一气之下他将那东西送了人,空着两手去了汕头。临别时,阿鹏拉着我的手说了一番很有感慨的话:“我和阿美在打工时相识结了婚,如今成了这个样子,我对不起她和孩子,更对不起我的车主。也许咱这些打工和流浪汉就不配娶妻生子,因为我们还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我是开车把方向盘的,现在不知自己的人生方向。张哥,我很痛心,你是记者,希望你写文章告诫别人,不要再走我这样的老路!”

我只能无言地握一握阿鹏充满青春力量的手,祝福他道:“别怕失败,咬牙坚持下去你会有出息的!”

 

不久前碰见山场的老房东,说是那个阿鹏又来珠海开出租车了,曾去他家想租房住,但房子已经租给别人了。房东说:“阿鹏还问你的情况怎么样呢。我说你管人家干什么,你把自己的事弄好就是了。他受了一些苦,现在好像成熟多了。”

我问阿鹏把他的家安在珠海了吗?房东摇头不知。但声言阿鹏先是在汕头那边开出租车,有一次送几位客人到珠海,他就再也不愿回那边去了。阿鹏让人把车开回去,他自己留下来又去开出租车了,一是他的确很喜欢珠海,二是要在他曾经摔倒的地方重新爬起来。

阿鹏的手中终于又有了方向盘,阿鹏是好样的。

愿阿鹏的人生更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