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水中定

在现实与梦幻的边缘独自行吟不必哀伤

 
 
 

日志

 
 
关于我

■网名蓝水中定:甘肃礼县老家的河叫红河,流进大海后变成蓝色的水!■曾经发表过大量诗文,出版过《第三只眼睛》、《心灵的现实》等6种文集,也喜欢拍摄照片和DV,参与社会公益活动及户外旅行。■现在工作和生活之余偶尔写点东西,来这里小了。抱歉各位朋友啦!

网易考拉推荐

“西装撞破了吗?”  

2007-04-29 20:46:33|  分类: 际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阵子,我应该算得上是“新婚燕尔”啦。

“新婚燕尔”的重要标志是,出门蹓跶时,单车的后座上就多了一个新鮮、整洁的女人Y,她虽不怎么漂亮、扎眼,却也呈青春焕发、幸福快乐的状态。我呢?身穿一套笔挺的银灰色毛料西装(现在看来很老套),又是当时很吃香的大学毕业生,据别人的评价“长得英俊”,当着报社的编辑,又能发表点诗文,在那个西北边陲小城金昌市“名气”还不小,如此这般,我好像理所当然应该是春风得意的派头才对吧?

那是个初春寒冷的晚上,我又春风得意地用单车帯着Y,一对新婚燕尔的人去城东一个朋友家里作客,玩得十分开心。不料深夜回家的半道上却出事了。

具体说来,就是我们骑车经过的那条非主干马路正好停电,路灯不亮,路两边的房子也还见灯光,黒灯瞎火状态下摸索行进中,“咣当”一声,冷不丁来了个暗中大冲撞, 我觉得自己撞到了什么,右胳膊还被什么挂住了,凭感觉,单车立马翻倒在地,新娘Y也随之倒在路上。

  “哎哟!咋回事?撞到啥了?” Y从黑暗中爬起身,不无惊慌地向我发问。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撞撞得发晕,还根本没有判断出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这一问,我才觉得是撞到了一个大铁筒之类的家伙上。用手摸,用鼻子闻,终于作出一个初步的判断:“我想……我想我们好像撞到一个垃圾筒上了。又是哪个坏小子搞恶作剧,把垃圾筒推到马路中间害人(常有这事)。唉,真难闻,真倒霉!”说完之后,我回转身问她摔伤哪儿没有,她镇静地回答说“没有”,然后急切地问我:“西装撞破了吗?”我一听她的问候语里只顾衣服不顾人就很来气。她见我没有马上作出回答,又赶紧追问了一句: “我问你哩,你的西装撞破了吗?让我摸摸看撞破了没有!”

话音刚落,她果真就靠近我,并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有啥好摸的?拉倒吧你!”我气呼呼地推开她乱摸的手,摸黒扶起单车,推起就走。走出好几米了,愣在原地的Y才紧赶追了上来,继续摸黑歩行。两人打起冷战,谁也不说一句话,与去时的亲亲热热形成鮮明的对比。

一直走到南北向的主干马路,才有路灯和稀稀落落的几个行人。借着路灯,Y大概看清我的脸色很难看,知道我生气了。就上前拉拉我的西装后摆,拍拍我背上的灰土说:“生气啦?没撞伤什么地方吧?”我没好声地说:“没伤着!伤着了身体又能怎么样?”我的不满情绪又上来了,但怕在马路上吵架有点不好看,就把要对她发泄不满的后半截话咽了回去——“在你眼里,我的身体哪有一件西装重要啊!”

说真的,别看Y读的书远不及我多,但她的性格和涵养要比我好,她没有接我的话茬与我争执.算是一路无言、相安无事地地回到了家里。

“哎呀,西装的右胳膊上挂破了个小口子啊!难看死了,这怎么办哪?”Y在卧室里不由自主地嚷嚷起来。那时我把那身值钱的西装脱下来仍在沙发上,然后就去上卫生间。Y的关于挂破西装的嚷嚷,“腾”地又点燃了我强压下去的火气,冲进卧室就和她吵了起来——

我:“西装西装西装,你有完没完哪?”

Y:“新新的西装挂破了,我看着心疼,说说不行吗?”

我:“你当然可以对那件破西装念念不忘了,可值钱、可重要啦!”

Y:“值钱不值钱不说,总是看着可惜、心疼呀。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哩!”

我:“你心疼得好啊,心疼得对啊!你说过八百遍了‘这件毛料西装一百来块钱哩’,是我几个月工资的价值嘛,还是我们俩结婚时在这屋子里最昂贵的一件东西,能不贵重吗?”

Y:“你别话里夹枪带棒地伤人好不好?我又没有怪你,你发哪门子的火呀?”

我:“嘿嘿,我有资格发火吗?原来,在你眼里,我根本就没有一件西装重要嘛!”

Y:“什么什么?你说我把你看得不如一件西装值钱和重要?”

我:“可不是吗?你自己想想看,当我被撞倒的时候,你首先问到的是什么?”

Y:“我问了‘你的西装撞破了吗?’怎么啦?问错啦?”

我:“没错,问得好,问得对啊!你不就只关心你的西装,不关心你丈夫的人伤没伤着吗?”

Y:“哎呀气死我啦!你真讨厌,谁不关心你啦?我那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嘛。你当真了?那你活该!”

我:“能不当真吗?脱口而出的话才更能反映出人的当时的真实心态。你就是只关心衣服不关心人,在你眼里我就是不如一件衣服重要,我不生气,难道还要对你说声‘谢谢’?”

  Y:“哎哟哟,还真为这生气啦?一个大男人的小肚鸡肠乱生气有便宜占咋的?给你赔个不是还不行吗?我保证,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只问你身体的伤情,绝对不问西装什么的,成了吧?”

我:“你更讨厌!惹人家生气,又不让人家发发火、出出气。你看,我的右胳膊都被挂破出血了,你关心了吗?总之,你们女人就只关心外在的东西,是拜金主义者,是物质的俘虏!”

Y:“好啦,别生气啦!也别一棒子打倒全世界的女人哪。我先认错,再给你擦药水疗伤好吗?”

在Y的宽容心肠和温柔攻势之下,我的火气快速消解。她边给我擦药水边解释道:“其实,衣服本来就是身外之物,哪有人重要。不过做这件西装还真的很不容易哩。那是用我几年攒下的私房钱,再向父母亲要一点凑齐去买的布料,又去省城兰州最有名的服裝厂专门为你量身订做的。那不就是我对你的一片心意吗?”

我赶紧说:“我知道!” 拦住她不要再往下说了。

后来,那件西装被老婆Y帯到兰州精工修补得天衣无缝,又干洗一新,陪我度过了几多风寒岁月,至今近20年光景,淘汰多少锦衣华服,也不愿处理掉那套结婚时穿的老套西装,在它的身上,有我们太多酸甜苦辣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