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水中定

在现实与梦幻的边缘独自行吟不必哀伤

 
 
 

日志

 
 
关于我

■网名蓝水中定:甘肃礼县老家的河叫红河,流进大海后变成蓝色的水!■曾经发表过大量诗文,出版过《第三只眼睛》、《心灵的现实》等6种文集,也喜欢拍摄照片和DV,参与社会公益活动及户外旅行。■现在工作和生活之余偶尔写点东西,来这里小了。抱歉各位朋友啦!

网易考拉推荐

二姐,那被“革命掉”的辫子  

2007-05-12 15:27:28|  分类: 际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印象之中,粗陋的衣饰不能影响到两个姐姐的美丽,她们有好看的长辫子,就更增加了她们的美丽。“文革”之初的年代,我们的生活过得艰苦而又极其乏味。正值自然爱美的少女时代,大姐、二姐所能呵护与心爱的东西,大概就只有两条又粗又黑、人见人爱的长辫子了。

革命小将红卫兵一来,大姐就在一浪高过一浪的“一切要革命”的宣传口号声中,自觉自愿,甚至是十分喜悦地剪成叫我们无法忍受的齐肩短发,穿起旧军装,扛起红缨枪,风风火火地“革命”去了,气得老爹鼻子里冒火,吓得母亲日夜抹泪。

但是,像大姐那样自觉“革命”掉自己头发的女孩子并不多,“革命成果”并不大。血气方刚的红卫兵小将们没有知难而退。有一天,他们高高举着横幅,振臂喊着口号冲上街头,撞见女人就强行剪辫子,一时闹得鸡飞狗上墙。

那天,二姐上街打水时,迎面遇上了“剪辫队”,他们又喊又叫,围追堵截,硬是要剪掉我二姐心爱的辫子。二姐丢了水桶,护着辫子逃回家来,拴了院门,锁了房门,缩在墙角里哭得浑身发抖:“娘啊,老天爷啊,我不剪辫子,我不剪辫子!”当时,小小的我也陪着二姐一起哭泣。多想母亲或是老天爷能出面帮帮忙,能让二姐保住她心爱的辫子啊。

可是,母亲和老天爷都没有出现助我们一臂之力。只听一阵乱响,红卫兵小将们就踹开了院门,砸响了房门:“剪辫子了!革命了!”“看你能躲到哪里去,今天不剪你的辫子誓不罢休!”二姐吓得连哭泣的声音都没有了。过了一会儿,二姐冷不丁打开房门,从红卫兵的人缝里一头钻了出去,待他们反应过来时,二姐已跑到了院子中央。

我爬在窗户上看着二姐飞奔,愿她逃得越远越好。可就在这时,院门里又走进两个红卫兵无情地截断了二姐的去路,他们里外应合,四面夹击,追得二姐满院子乱跑。一个留着“革命短发”的女红卫兵迎头截住二姐,一把抓住二姐的一条辫子,另一只手挥动剪刀,刹那间就凶狠而又轻而易举地剪掉了二姐的一条辫子。二姐散乱着半边头发,护着另外一条长辫子跑回屋里放悲声痛哭:“娘啊,我的辫子!老天爷啊,我的辫子……”看着二姐披头散发,失魂落魄的可怜样子,我真是伤心透顶。

当二姐逃回屋子后,曾有人提醒“革命尚未成功”,应该乘胜前进,穷追猛打,完全、彻底地消灭掉二姐的另外一条辫子。那位女红卫兵哈哈一笑来了个“革命式”的幽默:“好啦,应该手下留点情,瞧瞧人家革命后那伤心的样子,很有意思的嘛!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留下一条辫子让她自己去亲手剪掉,人家才会开心;让她自己革自己的命,革命才会完全、彻底嘛!”

革命小将红卫兵终于大功告成,扬长而去了。我还傻乎乎地庆幸二姐总算保住了一条辫子,另一条坚决不剪,心想她的痛苦至少能减去一半。于是,跑过去边给二姐抹眼泪,边幼稚地安慰她道:“二姐,别哭了,你还剩一条辫子呢!”谁知二姐抚摸着她唯一的那条辫子,哭得更加声撕力竭,伤心欲绝。二姐一直不停地哭啊哭,连晚饭也不吃,又哭了大半夜,最后,不得不自己动手,咬牙剪掉那条留下来显得怪异而丑陋的长辫子,一下子哭晕了过去……至此,我才真正领略了那个女红卫兵“革命式”幽默的阴险与恶毒。 

这算是“文革”给我造成的最直接伤害,我当时含泪发誓,将来要让二姐和所有的女孩子都留着漂亮的长头发。二姐被“革命”革掉的长辫子,那点少得可怜的美被人粗暴地践踏,实在教人没齿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