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水中定

在现实与梦幻的边缘独自行吟不必哀伤

 
 
 

日志

 
 
关于我

■网名蓝水中定:甘肃礼县老家的河叫红河,流进大海后变成蓝色的水!■曾经发表过大量诗文,出版过《第三只眼睛》、《心灵的现实》等6种文集,也喜欢拍摄照片和DV,参与社会公益活动及户外旅行。■现在工作和生活之余偶尔写点东西,来这里小了。抱歉各位朋友啦!

网易考拉推荐

无良房东教我租房第一课  

2008-03-11 16:48:03|  分类: 际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起来都觉着新鲜的“公司公寓”该是什么样子呢?奔波劳累了一个多月之后,真想快点安顿下来,喘口气,歇一歇,然后开始新的特区生活。那是1992年珠海闷热无比的夏天。
  最新仿瓷涂料的墙壁,铝合金与茶色玻璃的窗户,看来是一套很不错的新房子,房间面积也不算太小。摆了三张仅有廉价海绵垫子而没有床单的简易木床,靠里的两张上堆放着脏毛巾被、脏衬衣、臭袜子之类,想必已是“明花有主”,门前的这张床上连垫子都没有,它一定就是我的“安身之处”了。过了个把小时仍然没人回来,坐着坐着,就顺势躺在了“吱吱扭扭”的光板床上,眼睁睁望着惨白的屋顶,想着被我放弃的那个早被列入“进入小康水平36个城市”之一的金昌市,想着在那里已武装得很现代化的家和还算不错的老婆、女儿,想着出来闯一闯的热望与残酷现实的对立,便对自己、对未来一派茫然。
  12时许,老王、老卢二位来自湖北的编辑终于回来了,算是已打过照面的本部门同仁,且与我同住一室。老王从别的屋里给我找回一张别人多占去的床垫,屋里有张小木桌但没有椅子,我爬在床上给爱人写信谎报平安,当写下“这里一切都很好”时,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老王赤膊坐着一只油漆桶,爬在床边上划报纸版样,也忍不住回头发表感叹:“老张你说,咱们放弃已成功大半的事业,抛家别子来此受洋罪,这样执着究竟为了什么?”  
  当然不知道,想来想去也没想清楚。只好头枕皮箱,在同蚊子和恶梦的轮流交战中,劳累不堪地度过了我在珠海六年多八次租房生涯中苦不堪言的第一夜。
  住了几日才搞清楚,这个小巷狭窄、建筑混乱、卫生极差的“都市里的村庄”叫“新村”,村民们几乎家家有闲房出租。据说,我们的房东是个靠往港澳贩卖名贵鱼类而暴富的黑脸农民,如今一家四口过着不分昼夜地赌麻将、间或五音不全地“卡拉ok”一阵的有闲阶层生活。房东住三楼,二楼租给一位鬼鬼祟祟的老板和一个来路不明的妖艳女人。一楼是我所在的巨人集团公司所租,三房两厅住着八个男员工,白天去上班,中午不回来,下班后各自单独活动,互不干涉,只当是睡几小时觉的地方,谁都不把这里视为“家”。宽敞的大厅里堆满垃圾,洗脸池、洗手间积满污垢,成群的蚊子自由飞翔。本爱干净的我实在看不过去,就在下班后坚守空屋时,把里里外外清除干净,谁知舍友们惊叹、高兴之后便毫不容情地推举我为“室长”,把我推上了内外交困的“前沿阵地”。
  说来也巧,我这“室长”走马上任的第二夜就派上了用场。黑脸房东携他的黄脸太太进屋,在我的笑脸陪同下亲临各屋进行非正式巡视。房东先表扬我们打扫了卫生,接着急转话锋怪怨公司没有及时把房租转到他的账上,然后就因挂蚊帐在墙上钉了钉子,对东屋的三位高级员工破口大骂。保证不再重犯,保证房租三日内入账,双重保证总算平熄了房东吓人的怒火,并且因我们的较真很快兑了现。但更大的难题出现了:这原是公司的招兵买马的临时宿舍,流动性很大,没住几天就不见了人影,对留下的收水电费时,怕吃亏谁都不愿多交一分一厘。
  有天早上下大雨,我担心晾在院子里的衣服会被淋湿,本单位的小李说不要紧,他见房东晾被子,自己也晾出了被子和垫子,临走时专门给房东交待过,拜托他们在下雨时帮忙收一下的。晚上回来大吃一惊,房东仅把自家的衣物挪到了屋檐下,我们的衣服或流着水、或跌落在泥地上,最可怜小李的被子就算是给彻底报销了。而房东根本就不用为自己的承诺和良心负什么责任,人家的回答是理直气壮的:“搞搞清楚你们是什么人,我又不是你们的保姆哎!”
  这就是“房东”?由此了解了随着中国的解放已被摈弃、又随着改革开放重返人间的“房东”一词的深层含意,也算是初步领教了珠海人的淡薄人情以及在他们眼中打工者极其低下的社会地位。既然如此,那么就以广东人的生意方式公平交易吧:我们花钱租住你的房子,你就得保证最起码的条件。但是,窗户漏水弄湿了床房东不管,大铁门锁坏了多日不去修理,按了门铃,房东家人探头一看若是我们就不予理睬。一气之下,只有翻墙而入。我上楼去交水电费,房东的半文盲儿子在铁门里边居高临下大声训人,一气之下,我也毫不示弱地给予了应有的回击,并将一把零零碎碎的钱甩在他脚下。
  尔后,大家愤愤不平地聚拢一起商议,认为珠海别人家的房东都还可以,这家人是小人得志,王老五心态,我们来它个以牙还牙:集体罢租他的房子!两天后几个人全部搬出,各自找到了称心的房子和满意的房东。因那黑脸房东搞坏了名声,他那宽大的新房好长时间租不出去,即使有人愿租,给价不足我们付他3000元的一半,害得房东租与不租左右为难。我们知道后暗暗发笑。 

  通过这堂生动的教育课,我们也由此学会了怎样租房,怎样选择与人为善的房东,怎样在特区开始自己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