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水中定

在现实与梦幻的边缘独自行吟不必哀伤

 
 
 

日志

 
 
关于我

■网名蓝水中定:甘肃礼县老家的河叫红河,流进大海后变成蓝色的水!■曾经发表过大量诗文,出版过《第三只眼睛》、《心灵的现实》等6种文集,也喜欢拍摄照片和DV,参与社会公益活动及户外旅行。■现在工作和生活之余偶尔写点东西,来这里小了。抱歉各位朋友啦!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诗三章  

2011-08-16 15:16:39|  分类: 散文诗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淘金者

人生有一种错觉:幸福就埋在自己脚下,可你却在上面呼呼大睡。

淘金者,挖破获红尘的第一镐,黄金铸成的太阳,会有隆隆的响动么?如若有人乱挖,掏出来的是自己的心肝,那你将是死是活?

散文诗三章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传媒》杂志

金子是淘出来的,淘金的过程,那种灵光会在河水和人的思想之谷淌着血性的颜色。

要么生,要么死,在金子的纯度中,黑与白就这么简单。

人,还原为一张票子,随时都能灰飞烟灭,灵魂真的抵不住金子的一次折光吗?

淘金者,种子和妻儿在呼唤你的名字。他们并不靠金子呼吸空气,他们只希望你平安健康地回去。

    淘金者……

 

黄鹤楼上

 

崔颢是一首哲理诗。

李白是一位有自知之明的君子。

我算什么?

我躲在他俩的影子里,登上气宇宏阔的黄鹤楼,俯视蛇、龟二山,远眺长江烟波中渐去渐远的帆影,心际一片坦荡,那一刻,人生格外美好。

散文诗三章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传媒》杂志

我真切地感受到,我是站在许多人的肩膀和真知灼见之上,才这样看得高远,看得有些意思。

他们是崔颢、李白们,是弯腰劳作工匠,是土、石、木料和七彩之色,是另一个良知尤存的我自己。

黄鹤归来,黄鹤飞去,自是一种天成的因果。

静思也好,激动也好,我都不愿四处题写“到此一游”的脏字,脏了片片洁白的羽毛和那扣人心弦的鸣叫。


戈壁旁白

 

这是一次自己对自己的远征。

目标:戈壁滩对面的敦煌莫高窟。

散文诗三章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传媒》杂志

一群意气风发的年轻人,要以穿越莫贺焉泽大戈壁的壮烈方式,抵达神圣的莫高窟。

轻松愉快地出发了,谁也没有理会当地一位诗友严肃的提醒:大戈壁雄奇壮美,但也神秘可怕;徒步穿越能锻炼身体,但也在考验大家的身体和意志。

走走走,不经意间,发现走进一片混沌末开的世界:平坦无垠的戈壁滩是圆圆的疆土,头顶的天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锅盖,沉重地盖在头顶,我们,与锅盖之外的世界严密隔绝。

几个小时过去了,周围好像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戈壁滩永远是圆圆的疆土,天空永远是巨大的锅盖。而我们,已经走得又瘸又拐,最初的诗情画意和豪言壮语,都已变成落花流水了。

脚和手都走肿了,不敢停下来歇息,怕不留意时转个方向,会瞎折腾迷路。

永远走不出这鬼地方了吗?可怕的念头一闪现,我的双脚便迈不动了,排山倒海的恐惧,将我的精神刹那间一举摧垮。

有同伴倒下了,不得已驻足休息片刻,当地那位有穿越大戈壁经验的诗友,将他帯来的一条拐棍朝前后方向直直地放好,禁止任何人动它,再安排两个人面朝前方稳稳坐定不能乱动,不能改变现在的方向。

莫贺焉泽大戈壁,这便是你的神奇与恐怖吗?

我拣到一根白骨,有学过医的说那是人的白骨,岁月的风雨,已把它洗礼得纤尘不染,看时疏远而又亲切。

另有人拣到旧的残损兵器、新的马鞍,回顾四周一派茫茫,无人,也不见马,戈壁滩留给我们的只有空旷和寂寞。

野史,在我们深奥又玄妙的推测之外,是非曲直否原本清白?污血,是那条江河的源头?罪恶与仇恨,到底属于哪层重负?

一切归真到了清白之境,语言、行动和歌唱都已苍白无力。

没有道路和永生的鹰指点迷津,莫贺焉泽大戈壁,走不出你,走不出人类自身固有的困惑时,应配上一曲《让世界充满爱》!

  评论这张
 
阅读(596)|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