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水中定

在现实与梦幻的边缘独自行吟不必哀伤

 
 
 

日志

 
 
关于我

■网名蓝水中定:甘肃礼县老家的河叫红河,流进大海后变成蓝色的水!■曾经发表过大量诗文,出版过《第三只眼睛》、《心灵的现实》等6种文集,也喜欢拍摄照片和DV,参与社会公益活动及户外旅行。■现在工作和生活之余偶尔写点东西,来这里小了。抱歉各位朋友啦!

网易考拉推荐

生与死 喜与悲  

2017-03-02 18:52:17|  分类: 际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应该是个平常不过的日子——201732,怎会料到经历两场意想不到的喜与悲。

早上抽空查看“我挚爱的亲人们”微信群,它是由我在东莞的女强人小妹张书英组建的,邀请加入我、我哥哥、妹妹、弟弟以及由此延伸的侄儿、侄女、外甥、外甥女等26位遍布全国各地的直系亲属入群,每时每刻都有人在上面聊天、交流,是我所有微信群中最热门、最亲切、最有归属感的一个小小网络空间。

 “恭喜会娟喜得贵子!”

一点开“我挚爱的亲人们”微信群,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一个期待已久的大喜讯!

生与死 喜与悲 - 张中定 - 蓝水中定

 

我妹书英、侄儿晓辉、侄女晓丫、外甥女娟娟等人都在兴高采烈地祝贺着,分享着会娟的喜悦,传递着亲人间的关怀。

我大妹妹丛叶的女儿会娟今天生儿子了,大家纷纷在祝贺,在询问更多的细节。

我作为会娟的二舅,当然很是高兴,为会娟的平安生子,也为大妹丛叶不到半年时光连得孙子、外孙子,为马强家有了接班人。

马上再仔细查看,会娟的微信发布即是“男宝一枚”,我猜想,估计是她老公马强用她的手机发布的吧?虚脱的她大致还待在产房里,医生、护士绝不会让她乱发微信。

 “男娃,六斤四两,50cm”。

会娟在西安任教、刚当父亲一百多天的弟弟郭维进一步披露了孩子的体重和身高。

母子平安,大家放心好啦!

会娟和她妈又分别晒出了小婴儿的照片——在医院的不锈钢婴儿床上,被白单包裹,被厚棉被遮盖,侧睡着的他睁开明亮的眼睛望着前方,那神情和状态,根本不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儿,倒像是满月之后稳重的样子,但模样挺像他那清瘦型的爸爸和妈妈。

正为会娟喜得贵子而高兴时,接到我弟弟中保从老家甘肃礼县打来的长途电话,他直言道:“哥哥,你在单位吗?好军的婆刚过世了,要不要我去奔丧时给你也搭一份礼?” 好军的婆,就是我二妹妹青叶的婆婆,远在甘肃老家的礼县红河镇费家庄。

此时此刻,那个活生生的老人竟然就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而她的魂魄又去了哪里?

100度的开水,一下子跳到负100度的冰霜,这死了人的噩耗让我一下子回不过神来。

这时有广州朋友的电话打了进来,我告诉中保帮我搭个礼,中保的电话就断了。

我和广州朋友说了要向他借5万块钱,应急缴纳受人鼓惑不该买的5万元商业保险(另外还有3万元的、4000多元的等几单)。我用微信发转账用的银行卡号码,几次都打错了,魂不守舍的我怕出错,对了一遍又一遍,让一组莫名其妙的数字停留在手机上,好长时间才发送出去。

“小红快”——那是青叶婆婆的外号,小的时候,就知道她是我大姐家隔壁的一个很特别的邻居,小个头,说话快,走路快,干活利索,快乐的笑声时时伴她左右,她甚至把她爱骂人出名、外号叫“老妖怪”的婆婆对她的无情数落,也当成是对她疼爱的指教开心接受。这样的人,在我们那里、那时的艰难日子中是少有的乡村女人。

早在我上小学于红河川修大寨田时,就见识过“小红快”和一个号称“情敌”的女人打架。“小红快”哪里是打架,她在修好的平地上四处跳跃、跑动,用笑声和语言讥讽和羞辱那位比她年轻漂亮、声称偷了她丈夫的女人,气得那女人追着她吭哧吭哧地到处跑,让各大队前来大会战、饿着肚子又无聊无奈的人,一拨又一拨看清偷人汉婆娘的下作嘴脸,看热闹的人不时笑骂成一片。

最绝的是,“小红快”在人最多的人堆里忽然就站住了,转身笑着对那女人说:“好了,不想和你耍了,和你这烂货没啥好耍的。我再和你打个赌,今晚我男人肯定睡我被窝,肯定不睡你被窝,你信不信?”大家齐声喊了一声“信!”,她开心地笑着答谢大伙的支持,那女人就被她顽皮、轻松地打败,羞愧难当地逃之夭夭了。

后来,她竟然成了我二妹青叶的婆婆,鉴于自己的苦楚和教训,她待我妹妹很好,也很疼惜唯一的儿子——我妹夫秋生,帮他们抓养大三个孩子,又抱起了自己的重孙,上了年纪的人,前几年还争着下地干活,进山放牛。本应享受好起来生活幸福的她,却不慎捽圷了腿,又病倒了,神志也有时不清醒了。

去年回老家过年时想见她老人家一面,却实在不想把一个蜷伏在被子堆里胡言乱语的暮人,与儿时记忆中简单快乐的“小红快”联系起来,那是一种破坏,一种不堪,一种痛。最后我没有进小屋去看她,直至如今成了永别!

想到她让人心生难过。尽管她已经80多岁的高寿,她的去逝算是“喜丧”,微信群里有丧葬现场花花绿绿酒席飘香的照片,音频文件里正播放着现场欢快的音乐。

而一个活生生的老人不在了,秋生没了疼爱他的母亲,孩子们失去了疼爱自己的奶奶,费家庄的村巷里永远消失了一个特别活泼的“小红快”……

生命真是个脆弱的易碎品,什么都不能保证它。徳行不行,神灵不行,任何保险也不行,好好地珍惜活在当下的人才最重要。

一天光景,迎来一个新生的生命,又送走一个历尽沧桑的老者。

今天,我们的亲戚们真是又喜又悲啊!

愿新生的孩子健康快乐!愿故去的老人一路走好!

 

 

201732日急就于珠海特区报社)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